曹县爆红的背后:区县经济下乡村振兴逆袭的顶级样本

浏览:2878   发布时间: 2022年11月24日

曹县爆红的背后:区县经济下乡村振兴逆袭的顶级样本

近日,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在网上走红,“宁要曹县一张床,不要上海一套房”、“我国四大城市:北上广曹”等段子风靡一时。段子背后,是被媒体广为报道的乡村振兴成果:曹县从一个贫困县,崛起为年入160亿、遍地富豪的“网红县”,仅用10年时间。

01

网络爆火四部曲

从“网络梗”热搜到“产业链”出圈

5月17日,#曹县是什么梗#登上微博热搜,相关信息大幅度攀升,#山东菏泽曹县666是什么梗#等话题也登上抖音热搜。18日,#山东曹县县长回应走红#再引社会高度关注,彻底将此事推至传播高峰。据人民众云数据平台,截至5月20日22时,相关信息高达162645条。

曹县的“出圈”从网红博主土味“口头禅”开始,但从直播平台走进大众视野,其实可以分为4个阶段:

阶段一:从视频“口头禅”到“网络梗”

视频博主通过网络喊麦“山东菏泽曹县!NB666,我的宝贝!”其实由来已久。自2019年7月,该博主就在某平台录制小视频并用本地方言喊麦。该类视频被诸多网民转发并引起热议。随后,经由网民的讨论和二次创作,逐步演绎成“网络梗”。

在这句口头禅戳中网民娱乐细胞后,视频创作者将曹县冠以“宇宙中心”和国际大都市的称号。随后,“曹县到底有多牛”被拆解成多个维度,包括对标一线城市生存发展的“宁要曹县一张床,不要上海一套房”、涉及薪酬的“曹县人均收入3000,我听完觉得很一般,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比特币”等等一系列网言网语。

阶段二:媒体科普助推话题增量

5月14日,“澎湃新闻”在今日头条、网易号、企鹅号等多个平台发布题为《鲁西南小城曹县“走红”背后:调侃、夸张的演绎引发模仿跟评》的文章,舆论由自媒体转向了新闻媒体,并引来了众多媒体的转发,把曹县再次推向热度高峰。5月18日,人民日报评论微信推文《曹县有梗!只是发展内功的“点火器”》提到“曹县很早就有了互联网基因”,引发了更多主流媒体关注曹县走红现象。

阶段三:“出圈”话题再引网民围观

在视频、网络话题、媒体报道评论的支撑下,网民注意力焦点逐步从“梗”转移至曹县本身,并展开了关于“真实的曹县”的讨论。2020年4月的网络新闻“山东曹县棺材占日本90%市场”再度引发关注,相关微博话题的阅读量已经达到1.2亿。除此之外,更多早先详细盘点曹县在电商运营、木材加工及汉服产业方面成就的媒体文章与资料也被陆续挖掘,形成产业上的“出圈”。

阶段四:干部借势回应提升舆论热度

与此同时,领导干部正面、包容式的回应与网络舆论形成良好互动,助推了曹县话题热度的再次上扬。县政府主要领导通过牡丹晚报、大众网作出回应。曹县县委副书记、县长梁惠民就近期曹县引发的关注,表示“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调侃的,欢迎来曹县走一走,看一看真实的曹县”。5月19日,#县长想让曹县持续火下去#登上微博热搜,而新京报也在微信公号发文《曹县突然火了,我们和县长聊了聊》,传递了当地干部对曹县走红现象的积极看法。

02

产业崛起三要点

农村大有可为,不输北上广深

曹县的崛起和爆红不是凭空而来的,而是靠真刀真枪拼出来的,是靠厚积薄发闯出来的。曹县的成功说明了一条真理:农村大有可为,不输北上广深。

1、“送日本人上天”

历史上,曹县的传统可以分为三大块:南部的服装产业带,东西两侧的农副产业带,北部的木制品产业带。这里的木制品,主要就是棺木,曹县由贫困县跨入富强县,棺材功不可没。

每年,都有很多日本人到曹县定做棺材。日本人注重仪式感,“身后事”更不会马虎,对棺木的要求甚高。首先,棺木要轻便易燃,以便和遗体一起火化;其次,棺木要严丝合缝,不能发出一点声响;最后,棺木还要美观典雅,最好要带有樱花等日本文化符号。

曹县是中国有名的“泡桐之乡”,泡桐树三年成材,五年成林,生长期很短,但它有一个缺点就是质量太轻,不符合中国人对家具用料的要求。泡桐虽然不适合做家具,但却是棺木的首选。曹县庄寨镇就是一个典型的“棺材小镇”,镇上棺木企业就有2000多家,还有5000多户个体加工户。他们研究日本文化传统,细心洞察日本人的心理,深深地扎根在日本市场。在一个纪录片里,一个日本老人对曹县的棺材厂深深鞠了一躬:“感谢让我们的灵魂得到安息!”

随着曹县生产棺木的厂家越来越多,棺木的产业化越来越明显,棺木成本越来越低,档次越来越高,生产流水线越来越强大。曹县棺材产业链一旦养成,无论是质量、价格,还是性价比都吊打日本。在日本,本土企业生产的棺材要大几千上万人民币,而曹县的棺材连同运费在内只要几百块,就算高端产品,价格也只有日本的一半。毫无疑问,曹县棺材垄断了日本市场,市场占有率达到了惊人的90%。

2、从棺材到寿衣的转身

棺木发展起来后,曹县人发现棺材周边也大有可为,于是又一个产业开花了——寿衣。寿衣不仅在日本有市场,国内的需求量也很大它的制造和生产十分讲究,对裁缝们的手艺有着相当高的要求。但一切困难在经济利益面前都是纸老虎。曹县人发挥出吃苦耐劳的特点,到处拜师学艺,一批批手艺精湛的裁缝很快就上线了。几年下来,曹县寿衣复制出棺材的成功模式,成百上千家制衣厂拔地而起。

3、抓住汉服市场机遇

近两年汉服大热,很多朋友在搜索的时候就会发现一个:大部分的汉服发货地都是同一个地方——菏泽。没错,再具体一点,就是菏泽的曹县。2021年,曹县汉服厂家2000多,占领了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市场份额。这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成就,因为长期以来,汉服市场一直被广州、杭州、成都三个地方统治,曹县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,硬生生抢下了一线城市嘴里的肉。

在向日本出口棺材寿衣的同时,曹县注意到全国流行起来的汉服热,有的村民便开始从寿衣的经验转到演出服和汉服上。曹县人有自己的算盘:

首先,找准需求和定位。

曹县做汉服,就一句话,简单粗暴。汉服的痛点是价格和产能,网上大部分价格在300-1000元,而且还只能预定。曹县一上来,价格直接拉到100块的白菜价。曹县的思路是,不管你什么风格什么路线,我就四个字:量大,便宜。你卖500我卖100;你要半个月预定,我有现货还包邮。这个定位,可以说将中国下沉市场一网打尽了。

其次,政府执行力强。

曹县汉服冒出苗头后,政府立即做足市场调研,组织大规模的专业电商课程培训,指导村民注册公司和商标。正是政府的统筹与引导,曹县汉服迅速走上正轨。

最后,咬定创新不放松。

曹县人深知,做好汉服不仅要传承经典,还要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找到一个平衡。所以他们在汉服的设计上不遗余力地进行大刀阔斧的创新。如今,随随便便一个曹县店主,都能拿出几个乃至几十个设计专利。他们相信,早晚有一天,这些专利汉服将走出国门,走向世界。

曹县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案例,所有想返乡、想创业的人,都可以好好研究曹县。你觉得老掉牙、要淘汰的老旧产业,转换一下思路,说不定就是一大片市场蓝海。最后,借用总书记的一句话:农村是一片大有可为的土地!

本文来源于:盛方商学;版权属于原作者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